去过山西很多地方,唯独没有去过平遥古城,而山西算得上比较闻名的就属平遥古城和因为那部电视剧火起来的“乔家大院”,之前因为换工作的间隙,正好有大概一周左右的空档时间,所以就安排了这样一次平遥之旅。

      从北京西站动车出发,四个小时多一点九来到平遥古城站,这是新开的高铁站,离平遥古城大概12公里左右,有公交车,但时间不是很方便,提前联系古城客栈老板接站,一个人30块钱。跟我搭乘同一辆接站车的还有一位个子高高的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姑娘,叫Isabella,因为英语水平有限,一路上交流也有限,只是快到古城时充当了一下不太合格的翻译,把司机师傅地道的山西话有些吃力的理解成普通话之后再绞尽脑汁的翻译成英语,好在Isabella理解能力比较强,基本也就了解了个大概。

      大概三十分钟后我们就来到古城里提起预定好的客栈,客栈老板是个很典型商人,礼貌而又精干,带我看了几个需要加钱升级的房间,对比来对比去,感觉还是之前网上订的那个房间比较适l合,一是位置比较好,属于里院的一个东厢房,里院是古宅的主宅,里院的正房是坐北朝南的砖窑,很大,像我一个住的话,一是浪费,二是会害怕……

      来平遥之前就听好多朋友说过“又见平遥”这部大型室内互动情景剧,订车的时候跟老板提前定了当天晚上七点开场的“又见平遥”。虽然三四月份是平遥古城的淡季,但看这部剧的人却非常之多,怪不得老板提醒要提前预定。最后也还真没让我失望,非常震撼的一部剧,讲述了一个关于血脉传承、生生不息的故事:清朝末期,平遥古城票号东家赵易硕抵尽家产,从沙俄保回了分号王掌柜的一条血脉。同兴公镖局232名镖师同去。七年过后,赵东家本人连同232名镖师全部死在途中,而王家血脉得以延续。整个演出通过“镖师送行”、“选妻”、“灵魂回家”、“面秀”等等片段,来表达平遥人的朴实、厚大和仁义的道德传统和悲壮情怀。整个观影过程,每个观众也是参演者之一,演员与观众的互动颇多,画面效果非常棒,给观众的冲击很大,在镖师送行和灵魂回家片段,沉溺其中不能自拨。

      最后演出收尾压轴的是一出舞台剧“面秀”,不巧坐在第一排的中间位置,虽然可以近距离观看演员的表演,但舞台效果不能完全收在眼底,稍稍有些遗憾,但也不影响感触舞蹈的美感。因为表演道具有大量的面粉,在演员与观众互动的环节,演员捧在面粉下来让观众闻一下面粉的味道,有个演员把手伸出来,我就凑上前,结果很尴尬的情发生了,被面粉粉末呛得打了一个喷嚏,把周围的观众逗乐了,后来因为表演位置往观众方向靠近了,我就很识趣把口罩戴上了……

      整个演出全程一个半小时,结束后就溜达回古城客栈了,路上人不是很多,一路上跟朋友兴奋的分享刚才的场面,因为出来的时候是白天,到了晚上也不太记得路,就凭印象走,然后刚跟朋友说完好像走错了路结果手机就没电了……还好手里还有一份地图,最后顺利回到客栈,所以,下次一定记得要带充电宝!

      回到古城客栈,白天还有人来人往,到了晚上竟然没有人!摸黑进了房间,竟然找不到灯的开关在哪,胡乱摸了一通才好不容易把灯打开。把床边的帘子放下来之后,古色古香的装饰,特别有感觉,便拍照发给艳艳,结果这个家伙来了句,我可不敢一个人住……看到这句话,我突然回过味来,然后就再也没有了睡意,各种古宅心慌慌的画面涌向脑海,越想越觉得有点慎得慌,最后只得开着一小盏灯睡觉了,感觉睡得特别不踏实。

      然后就挨到了天亮,其实并不知道是不是天亮,房间两层窗户一点亮都透不过来,反正就是被饿醒了,便收拾一下出去吃点东西。客栈老板给推荐的出门右转一家,感觉并不是很合口味,凑活着吃了点。上午并没有打算出去逛,就在房间喝个茶,看看书,快到中午又眯了一会,这才出门,正式开启逛逛的模式……

      古城的建筑保护做的挺好的,比较热闹的是一条横贯东西的商业步行街,但并没有什么特色,我没有选择常规的游览路线,去买各个景点的通票,而是往偏离主商业街的民居溜达,这些地方人很少。整个古城的设计正南正北,由特别多的巷子构成,没有一条死胡同,不管从哪条巷子走,总能回到主干道。相比于商业步行街两边经过精心修葺的老宅,古城深处普通的住户的老宅则朴素的多,大多没有经过刻意装修,如果有,那肯定是正在运营的客栈、旅店。走累了,运气好的话,可以跟坐在门口的老太太聊聊天,逗逗猫~每次跟当地人聊天,他们总是会说这两天刚好游客少多啦,对呀,我就是想人少的时候逛古城才好玩嘛,不然到处当照片背景了~

      吃的方面嘛,其实感觉自己有些吃不惯当地的特色小吃,特别是被称为碗秃的东西,以为总会碰到一家做的正宗的,但貌似其实这个东西确实很难吃,另外吃不惯的原因可能是口味偏重一些,有点咸,然后油比较重,每天吃饭基本就是凑活……

      细数一下,自己去过的古城也挺多的,但感觉平遥古城稍有些特殊,现在想想,特殊之处可能是生活气息还比较浓郁吧。古城从建筑学角度来说确实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但我一直觉得建筑只是一座城市的躯壳,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人文风俗才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才会让一座城有了辨识度。


--------------

原创文章出自 木法传,如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s://www.mofazhuan.com/201.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