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布达拉宫步行去往西藏博物馆,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忽然感觉旁边有人拍我肩膀,刚一侧身,一藏族阿姨就把一位瘦瘦小小的藏族老奶奶的胳膊递到我手上,说了几句藏语,当时我就楞了,都怪我穿身藏装扮土著,虽然外表可以打个马虎眼,但语言是硬伤呢,那位阿姨看我一脸懵逼也楞了一下后反应过来,然后指指马路对面,我才明白,原来是让我扶老奶奶过马路,来自陌生人之间的信任,瞬间感觉让我心里暖暖的,我想,在大多数的城市中,应该很难有这种体验吧?这也是为什么我总喜欢往乡村跑,因为很喜欢这种浓浓的人情味,简单,温暖。

      我习惯对视陌生路人投来的目光,在拉萨街头,我也做了一个小小的试验,每当迎面走来的路人看我的话,我会回之以微笑,几天下来,发现一个规律,一般慌乱避开你真挚眼神的多是汉族的,而不假思索几乎与你同时微笑的多是藏族的,尤其以上了年纪的阿妈和老人为主。我向来喜欢看人的眼睛,小时候姥爷跟我说过这样的话,看人先看眼,这个看眼不是看对方眼睛是否好看,而是看他的眼神,一般心地善良单纯的人,即使到老,眼中仍旧会透着一种清澈,明亮。而在这片尚未完全被污染的净土,你还是有很大的几率去遇见让你感动的眼睛。

      因为感冒,那天下午就放弃原来的安排,待在城区,忽然想起来拉萨之前朋友给推荐一家画唐卡的藏族文化体验馆,就打电话问了一下营业时间,得知营业到夜间时,就慢慢溜达过去了,体验馆在大昭寺旁边的八廓街上,因为是在沿街门面房的二楼,不是很找,多亏楼下遇到一位热情的藏族小哥把我领上去,狭窄的楼梯上去,就看到体验馆的牌子,房间不是很大,但因为本身就是藏族风格建筑,加上精心的装修设计,很有藏族的特色。

      当天接待我的姑娘长得像刚出道时的Ella,短短的黑发,小麦色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说话的时候忽闪忽闪的,这是位地道的藏族姑娘,在简单介绍一下关于唐卡的一些知识之后,我们就边调颜料边聊天,这家体验馆是三个曾经做导游工作的女孩子一起开的工作室,因为他们发现游客在来到西藏之后,除了游览布达拉宫、大昭寺和吃藏餐之外,其实很难接触到传统的藏族文化,而且拉萨也没有类似的工作室,所以他们就萌生这样的一个念头,后来租下朋友在八廓街头的这间房子,开始做起体验馆。开始他们的家长都非常反对,因为传统的唐卡带有浓郁的宗教色彩,家里面都不想让几个女孩子来做涉及佛祖的生意,认为这是对佛祖的不敬,后来,她们几个就一再保证只是画花草。整个临摹的过程很像一个初学者在一家画室临摹示例一样,流程简化许多,传统的唐卡是使用矿石染料,因为来这的都是游客,绘画基础有限,鉴于成本的原因,体验馆提供的是很常见的广告颜料,但其实也不妨碍自己借这个机会relax。

      拉萨日落时间较内地晚很多,即使已到傍晚阳光还是依旧浓烈,坐在临街的,有光线穿过窗边,带着耳机听着音乐,静静地在画布上涂抹,脑海中一片的空白,什么都不去想,恍惚间有种时间静止的错觉……


--------------

原创文章出自 木法传,如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s://www.mofazhuan.com/17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