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的间隙在腾冲的和顺古镇住了一晚,这是一个拥有六百多年历史的小镇,文化底蕴浓厚,虽是世代经商,但民风还是很淳朴,与福建永定的土楼村很像,也是将村民的聚居区围了起来,和顺古镇由乡政府承包给了当地一家旅游开发商,租期40年,现在已经过去十年,当地村民已经习惯了每天的熙熙攘攘,历代经商的和顺人,很容易就融入新的商业环境,也发现和创造很多商业机会。

      来之前也简单查阅了一些关于和顺古镇的史料,但书本上的记载远不如跟当地老人聊天来的生动有趣。在寸氏祠堂前的小广场,一边欣赏炊烟和余晖交相呼应的黄昏美景,一边跟一位年过七旬老爷爷聊天,这位是和顺第一大姓氏“李氏”后人,李爷爷是位退休教师,谈吐儒雅,普通话很好,据李爷爷介绍,和顺的李氏家族祖先就是是从明朝洪武年朱元璋年代,作为驻边军队的一员从甘肃一路迁移过来。的确,作为边防重地,滇西历代以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个比茶马古道历史还久远的古道驿站,自古商业氛围就很浓厚,近代以来,和顺人走出国门,在东南亚一带开拓商业版图,主要经营玉石生意,玉石行业入门门槛比较高,用当地话来说“水比较深”,没有领路人很难在这个行业立足,所以多为家族式经营,因此和顺也成为著名的东南亚侨乡,在中缅战争时期,当地的侨商为抗战的胜利做出非常大的贡献。

      提起中缅战争,就不得不说一下为解放滇西而牺牲惨烈的中国远征军,中国远征军是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国政府为支援英国军队在缅甸殖民地对抗日本帝国陆军以及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补给线安全而组建的出国作战部队。是中国与盟国直接进行军事合作的典型代表,立下赫赫战功。在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滇西解放史并未得到正视,但现在随着滇西抗战纪念馆的对外推广和开放,已经表明我们积极正视历史问题的态度。

      李爷爷说到当时的中缅战争时长叹一口气,“那真的是惨呐”,当时远征军的领导人安徽籍将领戴安澜在缅甸战斗结束被逼从深山老林撤退,很多战士牺牲在野人山,而李爷爷的父亲当年也是牺牲在撤退途中,最后安葬在腾冲的烈士陵园。

      小镇很安静,即使有往来的游客,但客流量也并不大,除了古朴的建筑,景色最美的当属作为“北京爱情故事”拍摄地之一的“野鸭湖”,湖光山色,交相辉映,湖里嬉闹的野鸭群,给湖水增添几分生气。吃过晚饭,天色已黑,顺着野鸭湖往水碓村牌坊方向走,遇到一跟古镇风格不搭调的酒吧街,其实一直对这些地方不感兴趣,或者就是不喜欢这种杂乱的环境,本想直接略过往回走,但忽然听到一首自己非常喜欢的歌,我就顺着歌声溜达进去,严格意义来说,我这是第一次到酒吧,看着酒水单,稀奇古怪的酒名,一个也不认识,保守起见,点了一瓶啤酒,找个角落坐下来,驻唱歌手略带沙哑的声音唱着张惠妹的《趁早》,一连几首歌,都是我很喜欢的曲子,就那样一直静静的望着不断被拨弄着的吉他出神,然后突然被服务员送来几瓶百威吓了一跳,顺着服务员的手才发现舞台对面的一位男士,正在看着我招手,随后就拿着酒杯走了过来,本来就是想安静静的听听歌,特别不想被打扰,但出于礼貌还是有一搭无一搭的附和着,他在丽江开客栈,也经营着一个酒吧,一直在跟我说这个地方人太少了,没有气氛,建议我去丽江玩,本来对丽江不是很感兴趣,他这么一说更是彻底打消我去的念头,实在是与这位朋友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可聊,而且对于自己听歌被打扰很不爽,我就借打电话的机会提前离开了。

      这条酒吧街应该是和顺古镇唯一让我感觉有些不好的吧?其实我并不排斥古城商业化,因为既然开发出来了,就得吸引更多的人,完全封闭起来,反而更不利于文化的传播,只不过还是希望当地文化保护的工作者和旅游局能在文化挖掘方面多下一些功夫,根据当地的传统文化来设计旅游产品,最起码不会出现一些给当地人文减分的项目~


--------------

原创文章出自 木法传,如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s://www.mofazhuan.com/149.html

--------------